首页 综合信息内容详情

人民观察:理性看待劳动力成本上升(转载)

2022-01-07 13 sttrojan

文章由点多晚餐就已做好。

    同一天,在山东淄博市高青县 ,一家纺织公司环纺车间的工人孙凤英正忙着交接班:“4月,公司给职工涨了一次工资,我发了2250元 。最近 ,公司又把中、夜班费涨到8块 、12块,全勤奖涨到160块。下个月还能多发200多块。”

    今年以来,各地政府相继上调最低工资标准 ,许多企业也纷纷上调工人工资 。7月23日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宣布,上半年,全国已有23个省区市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

    最低工资标准普遍提高 ,部分企业自主加薪

    今年年初开始,各地调高最低工资标准的消息就“赶集 ”一样涌出来。

    3月1日,福建省调整最低工资标准 ,平均提高幅度为24.5%,是历年来调整幅度最高的一年 。力度最大的建瓯、漳平、平潭三地,月最低工资标准从480元调到700元 。从5月1日起 ,山东省调整后的全省月最低工资标准为920元 、760元、600元,月最低工资标准比原标准平均增长21.2%。而广东今年调整最低工资标准平均提升幅度超过20%,升幅超过往年……

    “现在正是一个好时机。”福建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杨益生说 。他认为 ,2008年由于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不少省份暂停调整最低工资标准。随着经济的回暖向好,上调最低工资又成为地方政府的政策选择。实际上 ,在一些地区 ,这一标准的实施难度比想象的要小 。

    “目前广州的企业绝大部分工资都已经高过了提升后的最低工资标准。”广州市人力资源中心市场主任张宝颖认为,企业执行新的最低工资情况良好,与劳动力市场价格早就提升不无关系。据了解 ,早在2009年,广州市人力资源中心市场对企业起薪的调查显示,当时广州市企业工资已经超过1200元 。“低于1000元招不到工 ”。

    福建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副厅长赖诗卿分析 ,随着物价上涨等因素导致工人生活成本上升,成为工资上升的刚性原因。

    工资增长与保障就业,如何找到平衡点

    “政府政策在保障 ,看不见的手也在发挥作用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曹建海说,涨薪将是一个整体性的长期趋势。目前工人的实际工资仍偏低,尤其农民工的工资水平多年增长有限。28岁的周跃跃来自四川 ,到福州打工11年了 。现在每月收入2000元,却从未想过进电影院、唱KTV 。房租最近从每月160元涨到200元,水电煤气 、柴米油盐等衣食出行 ,每月又要1500元。“孩子刚满周岁 ,日子过得紧紧张张,盼着收入能再增加。”

    对于企业而言,涨薪则是一大挑战 。

    山东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李善峰说 ,中小企业和部分低收入行业是主要影响对象。

    企业也在用各种办法消化这部分成本。李先勇在广东东莞厚街拥有一家箱包厂,厂里有210个工人,“撑 ”过了汇率 、原材料等涨价的压力 ,又“扛 ”过国际金融危机,现在订单充足 。去年开始就将工人基本工资提高到1200元,高于最低工资标准 ,今年开年他又将工资涨到1500元。

    利润怎么保障?一方面,他稳定了一批技术过硬的熟练工人,订单从过去中低档过渡到中高档产品 ,利润也同步增长。另一个办法就是“让工人自己给自己涨工资”:能不能8个人做10个人的事?

    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说,工资上涨的作用是双面的,在劳动力供大于求的情况下 ,工资上涨 ,也会使一部分劳动力得不到就业,有可能会使实际的失业率上升 。

    根据人口结构测算,今后一个时期 ,全国每年需要就业的城镇劳动力超过2400万人,而经济在正常增长条件下,就业岗位每年只能安排1200万个左右 ,同时还有大量的农村劳动力需要转移,劳动力供大于求的矛盾相当突出。

    关键在于把握好幅度和节奏

    同是针对涨薪,不同视角有不同判断。

    曹建海说 ,长期以来,我国企业的管理成本、办公费用过高,又追求高利润 ,唯独工资所占比重过低 。劳动力价格上涨,可以促进企业的转型和产业升级,也可以促使企业延展自己的产业链。

    去年10月至今 ,山东淄博高青县流云纺织有限公司给职工普涨两次工资 ,平均增长幅度达30%,生产一线职工工资人均增长500元。董事长刘天林认为,涨薪是一种趋势 ,劳动密集型企业必须从之前单纯依靠低成本竞争中转变过来,优化产品的作业流程,降低劳动力成本与比重 。同时 ,企业要加大技术资金和管理资金的投入,进一步降低管理成本,提高产品技术等级 ,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 。

    杨益生说,国内外形势已经决定,企业不能再靠廉价劳动力来谋生存、谋发展。但同时也要考虑地区差别 ,为一些劳动密集型企业的转型提供帮助。

    周天勇说,从趋势上看,一定要改变目前服务业增加值比例和就业比例过低的局面 ,积极促进服务业的发展 ,接纳制造业因资本有机构成提高而富余出来的劳动力 。同时,他认为对那些较为困难的劳动力密集的中小型制造业企业,工资上涨后 ,政府可以考虑减少他们的税费负担,使他们能正常运营,不至于破产倒闭关门 ,避免失业率上升。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新闻发言人尹成基表示,当前要处理好三个方面的关系:一是处理好增加工资与扩大就业的关系,要考虑到增加工资对就业的影响。二是增加工资与促进企业发展 、提高劳动生产率的关系 ,要通过推动企业加强管理、技术创新、提高劳动生产率来提高职工工资水平,改善职工生活质量,实现企业和职工的双赢乃至多赢 。三是处理好职工工资适度增加和较快增加 、当前利益和长远利益的关系。

    中华全国总工会集体合同部部长张建国认为 ,要通过设立规则,来为解决劳动关系矛盾提供一个制度化的利益平衡机制,以制度化的方式加以解决。全总提出 ,力争到2012年基本在各类已建工会的企业实行集体合同制度 。

  (责任编辑:庄红韬

相关标签: # 工资标准 # 工资 # 企业 # 最低 # 劳动力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