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信息内容详情

【求助】信用卡之灾-弟弟滥用信用卡欠下巨债,银行催款电话打爆全家

2021-12-27 13 sttrojan

  知道弟弟滥用信用卡,是在2014年春节的前夕 。

  一天中午我接到招商银行的电话 ,对方问过我的姓名之后 ,告诉我说“你的弟弟恶意拖欠信用卡账单未还 。”我将信将疑地问:“欠了多少? ”电话那头的人说:“四万多 ”,我接电话的手颤抖了一下,手机差点摔下来 ,身体靠墙才勉强让自己站稳,整个人感觉天旋地转,强忍了一下情绪以后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也许四万对于有些人来说并不是一个巨额数字 ,可是对于当时才拿三千多块钱底薪的我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那是我毕业第五个年头,刚刚从一家小型创业公司出来(因为公司经营不下去) ,在一家培训公司上班 。我的大学是靠助学贷款读完的,工作后每个月拿到薪水,都会记得往银行卡上存入应还的数字 ,从来不敢怠慢,唯恐哪一天过了还款日期会被银行催债。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年才结束。

  刚还完助学贷款,2013年家里又要盖房子 。我的老家位于长江边上的一个小村庄 ,频繁会被洪水吞噬 ,做泥工手艺的父亲为了生计,临时把家迁到了外婆家附近的村子里,靠给人盖房挣点辛苦钱。刚好那两年农村盖房的人多 ,在帮十几家人家盖完房子以后,父亲自己也萌生了盖新房的念头。于是,托村里的熟人走关系 ,花了两万买了一块宅基地 。父亲忙时外出砌房,闲时在自家砌房,妈妈从旁帮忙拎灰 ,花了一年时间硬是靠着自家人的两双手盖起了一座三层小楼。在这之前我们租住在一家倒闭的炭化厂的工人宿舍,在那里连续度过了两个春节。

  跟城里人结婚需要买房一样,在农村家里必须要有一栋像样的房子 ,儿子才能娶上媳妇儿 。所以父亲的这栋房子,其实是为弟弟盖的。而作为女儿的我,并没有继承权。可是想到父母的养育之恩 ,于情于理我都不能置之不管 。在盖房的过程中 ,能干的力气活父亲都自己干了,然而还需要钱来购买各种建筑材料 。父亲的钱不够,于是请求我和弟弟支援。

  2013年我在一家外企办事处上班 ,一个月的薪水到手5K,自从听父亲说家里在盖房子,我每个月工资一到卡上一分没动就转给了他。业余时间我教外国人学中文 ,靠兼职维持自己的生活开销 。日子虽然过得苦点,但是我想熬过了这段时间就会好起来了吧。

  然而事与愿违,这个电话把我的生活彻底打乱。这个时候弟弟刚辞职 ,正在家准备结婚:他的未婚妻怀孕了 。欠银行款的事情,弟弟并没有告诉家人,也没有让他的未婚妻发现 ,直到我揭穿了他。

  但是可怕的事实是:弟弟不光持有一张银行卡,而是很多张,每一张都金额巨大。父亲的一顿暴打 ,让他承认了自己已经欠下了将近二十万的信用卡 。用途不明 ,最大的一个去向是网络赌球。

  说到这里,很多人会认为弟弟是一个十恶不赦的赌徒,六亲不认。从小到大他都是一个很内向的孩子 ,乖巧又听话 。小时候我们的母亲突然患了间歇性精神分裂症,因为外公意外去世的缘故。我和弟弟的童年都是不幸的,因为家境贫寒经常缴不起学费 ,经常被老师赶回家。我比他幸运一点,因为成绩还不错,偶尔会受到老师的保护 ,而沉默寡言而又成绩平平的他,估计在学校受到了不少的委屈 。就这么将就着读到了高一,有一次父亲去他上学的学校看他却发现他不在 ,于是骑着摩托车满街找,最后在电子游戏机室里发现了沉迷其中的他 。

  又是一顿暴打,最后弟弟说他不想去上学了。而父亲也没有阻止他 ,因为他也拿不出第二个学期的学费。那个时候农村的教育真的是贵得出奇 ,学费加上住校的生活费,一个学期要一两千,而那时农民的收入远远不够 。当时我在上高三 ,在当地成绩还算不错,于是父亲放弃了弟弟,把希望都寄托在了我的身上。

  高中三年我都是在寝食难安中度过的 ,家里有一个患病的母亲生活不能自理,加上一个辍学的弟弟,一家人的生活重担全部压在父亲的肩上。在坚持与放弃之间 ,对家庭的责任感让我忍着对考试的厌烦,我掩口残喘到了高考 。但是结果却并不理想,分数出来后我自暴自弃 ,甚至连高考志愿都没有填:二本我上不了,三本读不起。后来当地一家普高的老师打电话来让我去复读,以我的分数入读条件是免费。于是在一个亲戚的赞助下 ,我又回去复读了一年 。这些都扯远了 ,不过本意是想说明我的家庭背景。

  在我复读的那一年,父亲把弟弟送到了一位远方表叔的公司里学安防布控。这是一个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活儿,基本只需要体力就好 。又因为好歹是自家的亲戚 ,于是弟弟就被安排到了那里上班:包吃包住,每个月有一千多块零花钱。

  跟弟弟一起上班的几位工人,也都是沾亲带故的大叔大伯们 ,住在城中村的他们下班后也没什么娱乐,就靠打麻将打发时间。弟弟当然也陷入其中,第一点他并不是一个自制力有多强的人 ,第二点他也没有什么高远的梦想 。及时行乐,安于现状是他那时的生活状态 。

  第二年高考以后,我依然没有考到什么好学校 ,最后去读一个偏远城市读了个大专。因为考虑到学制短学费便宜,与其花个十几万读个没用的二本,还不如学点实用的本事 ,早点出来工作。大学第一年的学费是父亲出的 ,那一年稻谷丰收,父亲除了留下一家人的口粮,卖掉了所有的粮食凑够了我的学费 。我依然记得父亲腰间带着六千块现金。送我去远方入校报名。火车渐行渐远 ,当我们抵达那个荒无人烟的新校区时,父亲显然有点失望 。他急匆匆地给我缴好了学费就要回家,一刻都没有多呆。

  我靠着那六千块钱度过了大学第一年 ,后面两年的学费是通过助学贷款办的,第一年生活费是靠助学金,平时有机会也出去打打工。最后一年助学金名额引起班上同学的哄抢 ,我也就放弃了 。最后是靠弟弟给我寄生活费,一个月300.

  大学毕业后我去了上海,靠近弟弟上班的地方-昆山。节假日有空我会偶尔去看他 ,顺便在那里吃个饭。后来表叔的公司经营不善,举步维艰,而我也觉得弟弟在那里学不到东西 ,相反还嗜赌成瘾 ,于是介绍他去了另外一家公司做业务员 。当时的想法是:起薪虽然不高,但是做好了有奖金提成,而且也是正规公司 ,有培训和学习的机会。

  弟弟在那里干了两年,每年被分到不同的片区跑业务,也就是在那里弟弟在销售工作中结交到了建筑工程队的人 ,跟着他们又学会了一些陋习。我猜他开启信用卡的噩梦就是在那个时候 。而那一年也是父亲在家盖房子正需用钱的时候,我相信父亲有意无意间也给弟弟施加了一些压力,希望他能拿钱回家:这栋房子都是为了你盖的 ,你当然应该出钱 。

  弟弟没有钱,业务员的底薪不到两千,他当时住公司宿舍 ,但是平时花销也不少。后来家里房子盖得差不多时,春节回家父亲又开始让他相亲找对象。

  弟媳就是在他相了四五次亲以后,通过邻居家人的介绍 ,认识的一位邻村的姑娘 。她也没受过多少教育 ,小时候因为父母想生儿子,一度被抱出去寄养在姨妈家,长大以后才回到自己的家。弟弟认识她时 ,她还在温州的一家制鞋厂打工,每个月挣的钱都寄回家给父母。可能是因为有一样不幸的童年和生活经历,弟弟和她相互有了好感 。见过一次面以后 ,双方家长就开始谈婚论嫁了,用那时父亲的话来讲:好的姑娘要靠抢,我们家的条件本来就不好 ,再往后拖你弟就娶不到媳妇了。

  作为局外人我无法说服父亲再多考量考量,先不说他们相处的时间太短,毕竟刚盖完房子 ,家里也拿不出多少钱来给他娶媳妇,要知道在农村结婚动辄就是五六万甚至上十万。着急完成任务的父亲完全听不进去,他说他会想办法 ,而他所说的办法不过是靠借:跟舅舅小姨借 。因为母亲长期患病的缘故 ,这两家至亲对我还是照顾有加,遇到弟弟结婚这样的大事,他们也都答应借钱。

  就在父亲在家加紧装修房子的时候 ,弟媳怀孕了。原来她在弟弟的鼓励下辞掉了温州的工作,去到了弟弟工作的城市,两个年轻人在一起不懂事 ,很快就弄出来一个孩子 。

  后来我算了一下时间,这个时候的弟弟应该还是在欠款状态下,只是他挖东墙补西墙 ,没有被人发现而已。跟弟媳在一起生活开销估计也增大了很多,首先一个就是租房子,而这些他都没有跟我们讲。

  因为怀孕所以结婚的案例在老家并不少见 ,现在农村的年轻人大多在在外打工,好一点的在公司,差一点的在工厂 ,一年到头也回不了几次家 ,很多人的节奏就是春节回家相亲,相好了一起出去打工,国庆或者第二年春节就回家结婚了 ,如果有了孩子就更快 。

  就在弟弟结婚后的不久,我就接到了银行的催款电话 。我将事实告诉父亲,他完全不能相信 ,等到查出是真的以后,他哭得老泪纵横:辛辛苦苦为你忙活了一辈子,你却在这个时候给我弄出那么大的窟窿 ,这可怎么堵得上?

  弟媳那边还不知道,我们都不敢告诉她,担心她受气会影响孩子的发育 ,其实父亲更怕的是她会要闹离婚去堕胎。于是,事情只能往下瞒。弟弟有两张卡最严重,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按时还款 ,银行三天两头打电话过来催款 ,甚至威胁说要寄出庭通知书给他 。父亲害怕事情闹大给村里人知道太丢人,只好拼命想办法借钱。无奈由于弟弟结婚已经借过一圈了,已经没有人再愿意借他。

  最后 ,由我在村里当安保主任的姨父出面跟村里的信用社贷款了十万块,填了两张卡 。拿到钱后我在自动存款机上放入现金的那一刻,我的眼泪再一次倾泻而出 ,我是真的心疼:从小到大没有见过那么多的钱,可是却都糟蹋了。

  弟弟的局面暂时稳定下来,剩下几张卡我们让他办了分期还款。一家人静悄悄的过了一个忧患重重的春节 ,只有弟媳一个人什么都不知道 。半年后小侄女出生了。

  那年春节过后弟弟来到我工作的城市上海找工作,经过半个多月的投简历,最后在一家做贵金属的公司做网络维护 ,相当于全职网管:谁的电脑坏了他就去修。底薪四千五 。由于他下班比较早,我让他去住处附近找了一家快餐店兼职赚点零花钱。

  刚开始几个月他没有钱租房子,就跟我挤在狭小的房间里 ,为了省伙食费 ,晚上我都回家做饭让他带去公司吃。直到五一以后天气变热,实在住不下去了我才让他搬出去,在他的公司附近租了一个床位 ,一个月500.

  后来弟媳出了月子,在家跟父母不合,要出来跟弟弟一起住 。而我们都找不到理由拒绝她 ,父亲说:要去就让他去吧,在家里也是一样要花钱 。

  2015年春节后弟弟弟媳带着女儿一起过来了,他们换了住处 ,在郊区跟人合租了一个三室户,他们住了其中一间,厨卫合用。跟很多合租户一样 ,弟媳经常抱怨别的租客不打扫卫生,卫生间的垃圾都是她在倒。而她不知道:我已经在我合租来的小单间里度过了第三个年头 。

  因为考虑到要帮家里还债,加上我的确也不想继续上班 ,弟弟的事情出来没多久 ,我就离开原来上班的公司,开始创业了,其实就是自由职业 ,不过是租了个合作办公场地,注册了一个公司名号而已。

  靠着之前做兼职攒下的客户资源和朋友的介绍,我慢慢有了自己的客户圈。最初只是教中文 ,后来又有了少儿英语培训和外教招聘 。总之有什么我就做什么,来者不拒。就这么过了大半年,差不多能够养活自己 ,有时候还小有盈利。

  2016年8月,我给自己安排了一次台湾小旅行,一个是暑期客户上课比较少 ,二来也是为了犒劳一下自己 。不然我不知道我活着是为了谁,生活的意义到底在何处。

  然而命运总是不饶人,今年8月15日我的手机上赫然显示一则短消息:**因为涉嫌信用卡诈骗已被**银行立案起诉 ,请于*年*月*日来*接受审讯。我看了一下发送日期 ,就在当日下午 。也就是说我需要在两日之内筹到那张卡的欠款,那时的我已经心灰气冷到没有勇气打电话去问银行到底欠多少。我真的害怕自己没有能力,而且经过上一次借款的经历 ,以及2016年春节被父亲电话催着借钱回家周转信用社的贷款,被逼得大哭以后,我对这个家和这个弟弟已经丧失了原来的感情。

  我气到不能自已 ,打电话给弟弟却无人接听,打去他的公司问他的同事他还是不跟我联系 。最后我恨极打算不管他,却把催款短信截屏发到了家人的朋友圈里 。姨父和舅舅都在那里 ,父亲不在。不过这件事最终还是传到了父亲的耳朵里,他打来电话让我去查弟弟的电脑,是否有赌博的痕迹 ,让我去查他的银行账户到底还欠多少钱。说实话,对于这些事情我真的没有兴趣,也没有动力去做 ,我知道挖出来的只会是更难以接受的事实 。我给弟弟留短信 ,让他来找说说清楚事实,否则我不会帮他,坐牢也好 ,拿命去抵也好,都不关我的事。

  临近还款的最后一天,我赶在银行下班之前 ,从公司账户里取出1.2W备用金,打算给弟弟救命。当晚弟弟答应下班来我的办公室见面,却在我出去跟客户吃饭的时间里丢下一个装满账单的信封就走了 。那晚我把现金又存进了银行卡 ,没有给他。因为我要跟他当面问清楚,他后面的欠款是怎么来的,打算怎么办 ,是不是一辈子要这样担惊受怕下去。如果这张卡我帮他还了,下一张又来了怎么办 。

  第二天中午的午饭时间,弟弟终于跟我见面了。见到他以后我啕号大哭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家庭 ,这样的弟弟,为什么每次我想轻松一点过日子的时候,家里总会给我压力 ,而这次的压力真的超出我的承受能力,我真的害怕了。

  最终的调查结果是:弟弟没有再去新开卡,但是之前分期付款的账单没有及时偿还 ,导致出现大量的滞纳金,加上之前的本金总共还有将近11W未还的欠款 。我估计是从弟媳过来上海以后,他一个人要养3个人 ,钱不够花所以出现了拖欠。记得我曾经也问过他一句:“你这样每个月够花吗?”,他没有回答我,我也就没有问 ,事实是隔三差五我就要支援他钱,少则三五百,多则六七百。这对于一个没有稳定收入来源的人来说 ,已经是非常不易了 ,再说我也不愿意一直无限度地帮他还款,他应该自己去承担做错事的后果 。

  现在弟媳已经知道了弟弟欠下巨款的事实,并且带着孩子回到了老家 ,她家里父母怂恿她跟弟弟离婚,父亲上门去调解被亲家母骂得一文不值 。孩子才1岁,我不知道离婚以后她要怎么办?

  弟弟开信用卡的手续很容易 ,填一张表就可以了,信用额度都高达好几万。我一度怀疑这些银行有意给一些没有偿还能力的人大面值的卡,在他们透支以后收取高额利息以谋取暴利。我向银行申请减免滞纳金和一部分利息 ,电话那头的人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冷漠地回复道:“没有及时还款就会有滞纳金和利息,你去问外面的每家银行都一样 。”

  信用卡是个陷阱,可是弟弟已经是成年人了 ,他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可是问题是目前他没有这个偿还能力,那么债务势必会落在我和父亲的肩上。真的不去管他吗?父亲生日那晚的痛哭声又回响在我的耳边 。农历8月15日是父亲的生日,前一晚他还在建筑工地上加班卖命 ,从晚上十二点干到了第二天早上九点。收工后的父亲用苍老了好几倍的声音给我打电话:女儿啊 ,这个债要怎么还?我什么法子都想过了,甚至想过去卖肾!电话这头的我再一次涕泪横流,为父亲也为我们这一个风雨飘摇的家。

  弟弟拿着我给他的钱去还了一些债务 ,刚平静了几个月,前天我再次接到另一家银行的催款电话,告诉我弟弟在他们银行的欠款从6月份开始就没有还款了 ,拖到现在将近7W 。我当时控制不住情绪挂了电话,因为担心自己受不了会暴怒。点换第二次打来我跟对方解释我们已经尽最大能力帮他还款了,实在是无能为力。接着银行就一直不停地打我电话 ,打到我没法工作 。

  昨天他们又打到了我父亲的手机,接着又是我舅舅舅妈。我不知道下一步银行会怎么做,是不是要逼死人?之前已经看到过类似的新闻了。

  求助:是否有人知道类似的事件发生?是否有方案去解决问题?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但是目前的问题是现在我们拿不出这么多钱 。

  另外,银行发放信用卡之前是否有做背景调查,是否查过申请人的还款能力?我对此深表怀疑 。感觉现在有些银行靠发放信用卡为生 ,其行径跟地痞流氓没有什么两样。对此 ,国家是否有政府来管理?还是听之任之,祸害人民?

相关标签: # 弟弟 # 父亲 # 没有 # 一个 # 弟媳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