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信息内容详情

恶作剧电话却能操控犯罪,我们对权威究竟可以盲目到什么程度?

2021-10-09 2 sttrojan

  看到社会新闻里 ,那些被诈骗电话耍得团团转,甚至被警察找到还要坚持给骗子汇钱的人,你会感叹他们愚蠢 ,这种骗局只要稍稍推理就能发现破绽,笨蛋才会乖乖上当 。

  那些坚信自己是这样一个聪明人的,希望你能一直这么聪明下去。

  说这个话题是因为最近看的一部电影 《服从》。影片一开始就告诉大家 ,故事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讲述一个性侵案,但是导致这个案件发生的原因 ,却仅仅是一个恶作剧电话 。

恶作剧电话却能操控犯罪,我们对权威究竟可以盲目到什么程度?

  事情发生在一个普通的快餐店,星期五,店里最忙的时候 ,而且由于某个店员的疏忽,前一天晚上忘记关好冷冻柜,导致一千多美元的食物变质损失 ,店长Sandra不得不调用应急库存。临时加班的送货司机,对店长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恶作剧电话却能操控犯罪,我们对权威究竟可以盲目到什么程度?

  客人多 ,临时补货,还有可能要应付的食品安全检查,偏偏有人请假 ,人手也不足。每一个细小的事件,都在不断地叠加焦虑感 。

  我们都知道在焦虑状态下,心里防线是比较脆弱的 ,这个时候 ,一个自称警察的人打电话来,声称案快餐店里,一个女服务员偷了顾客的钱 ,并且要求店长配合调查。

  一开始,电话那头的警察并没有说出嫌疑人的名字,而是给出了“金发 ”“19岁”“女性”这样的信息 ,因为对年轻貌美的女主角本来就存在一些偏见,店长自己用这些信息碎片拼凑出了出犯罪嫌疑人,说出了Becky的名字。

恶作剧电话却能操控犯罪	,我们对权威究竟可以盲目到什么程度?

  锁定了嫌疑人之后,电话那头假警察要求协助调查,第一步就是搜查Becky的钱包 。

  这个是个听起来能够很快解决问题的方法 ,而且是由熟悉的店长进行,即便不大情愿,也没什么好说的 ,为了避免可能被警察局传唤的麻烦 ,Becky和店长都同意配合,一切的就是从这里开始 。

  没有搜到任何赃款,假警察进一步要店长对Becky进行脱衣搜身 ,连贴身的内衣内裤也不能放过。其实这个过程中,店长本身也存在巨大的精神压力,只是挣扎归挣扎 ,到底还是服从了假警察的命令。

恶作剧电话却能操控犯罪,我们对权威究竟可以盲目到什么程度?

  人们越是恐惧权威,同时 ,也越想亲近权威 。假警察一边不断强调自己是权威不容置疑的执法者,另一方面又赞扬店长的专业性,利用人们对权威的恐惧和盲从 ,将店长化身一个投射的权威分身。

  而Becky呢?面对熟悉的人和熟悉的环境,在所有衣服被拿走,全裸的呆在储物室里时 ,都不觉得自己已经受到了侵犯 ,还想着只要自己再配合多做一点,就能尽快结束这个荒唐的玩笑。

恶作剧电话却能操控犯罪,我们对权威究竟可以盲目到什么程度?

  从这里开始 ,侵害就上了一个台阶 。在假警察的要求下,店长先是找来一个男员工看守赤裸的Becky,男员工因为不想扯上关系而拒绝 ,因此店长不得不找来自己酒气冲天的未婚夫Van。

  快餐店大堂里一片的忙碌和平常,但就在那平常背后的储物间里,这场恶意的玩笑 ,终于演变成为了对女主角的性侵。

恶作剧电话却能操控犯罪,我们对权威究竟可以盲目到什么程度?

  Van事后感到害怕,匆匆离开 ,店长在假警察的指挥下找来另外一个男店员,当对方想再次操控这个男店员对Becky实施侵犯时,随着男店员的质疑和拒绝 ,故事才终于迎来了转机 。

恶作剧电话却能操控犯罪,我们对权威究竟可以盲目到什么程度?

  为什么一个漏洞百出的恶作剧电话,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呢?

  可以用所谓的登门坎效应来解释这个过程。

  登门槛效应又叫得寸进尺效应,就是指一个人一旦接受了他人的一个微不足道的要求 ,为了避免认知上的不协调,或想给他人以前后一致的印象,就有可能接受更大的要求。这种现象 ,犹如登门坎时要一级台阶一级台阶地登,这样能更容易更顺利地登上高处 。

  剧情中,如果一开始假警察就提一些过分要求 ,相信没有人会同意这种显而易见的荒唐事。但如果像是从最简单的开始,问话 、搜查钱包、脱衣搜身,限制自由……每一个要求都只比上一个过分一点点 ,到达最后那个结局,就容易得多了。

  其实在影片发展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告诉了观众真相 ,一切都是恶意的玩笑 ,而且在电话操控的过程中,并没有多么高深的诱导、催眠,甚至可以说是拙劣的 。

  但工作的焦虑 ,使店长忽略了平时显而易见的破绽,而对Becky的偏见,又让她坚信自己的判断 ,众人对权威的畏惧和盲从,最终导致悲剧发生 。

恶作剧电话却能操控犯罪,我们对权威究竟可以盲目到什么程度?

  这部电影在豆瓣上的评分并不高 ,只有6.5分。在剧情的推进上,确实有很多看起来不够合理的地方,女主角有几次可以说出遭遇 ,解救自己,她都没有开口,但这并不影响导演想要表达的东西——人们对权威的盲目迷信。

  曾经有一个骇人听闻的著名实验:斯坦福实验 ,教授招募大学生志愿者参与实验 ,并且随机分成看守和囚犯,教授扮演的典狱长对不时向看守下达看守需要向囚犯自愿者做的一些指令 。

  实验开始之初,所有参与人员就明确知晓一切都是假扮的 ,可是实验仍然发展到不可控的地步,参与者的心理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看守 ”树立起权威 ,开始对“囚犯”实施虐待,“囚犯”则深入自己囚犯的角色,逆来顺受 ,甚至亲近和讨好手握权利的看守。最终实验还没有完成,便不得不终止了。

  实验与故事,惊人的相似 。

  影片结尾 ,当主持人质问店长,为什么在看到Becky赤裸着身子向她求救时要拒绝时

  在事实和道德的驱使下,她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可是当画面之外的律师要求 ,不要回答这个问题时 ,她再一次违背道德,选择服从,将话题引向了别处。就连主持人 ,也没有再多追问一句 。

恶作剧电话却能操控犯罪,我们对权威究竟可以盲目到什么程度?

  美国一年有70多起电话操控他人实施犯罪的案件。我们生活中也总能接到伪装成警察 、法院、银行等权威机构的诈骗电话,也总有骗子得手。

  看完电影我一直在想 ,类似的事情如果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我真的能表现得更聪明吗?

  如果是权威赋予我行使对他人的某项权利,我能守住底线吗?

  如果是作为受害者 ,又是不是有勇气质疑或挑战权威呢?

  就像我们会习惯跟随豆瓣的评分和影评,决定一部电影看或不看,是不是也已经算一种服从了?

相关标签: # 店长 # 一个 # 警察 # 权威 # 自己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