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信息内容详情

各级法院有无必要为高利贷放贷人无条件背书?!(转载)

2021-10-05 5 sttrojan

  2018年01月17日 ,最高院人民法院出台夫妻债务新解释当天,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在新闻发布会上郑重表态:对于《解释》施行前,经审查甄别确属认定事实不清 、适用法律错误、结果明显不公的案件 ,实事求是、有错必纠,依法予以纠正,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2018年02月07日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办理涉夫妻债务纠纷案件有关工作的通知(法明传【2018】71号) ,明确正在审理的一审 、二审案件,适用新司法解释的规定;明确已经终审的案件,甄别时应当把握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津错误、结果明显不公的标准 ,依法予以纠正 。

  转眼已是草长莺飞的农历阳春三月,但实际各地一审 、二审法院并无纠错诚意,各省高院也是观望心态明显 ,而且在各地执行攻坚中,变本加厉加紧执行夫妻债务案件中非举债方的情况屡见不鲜,“24条”存量案件纠错之难“难于上青天 ” ,在中央三令五申扫黑除恶 、从严整治套路贷的宏观背景下,以民间高利贷利益集团为代表的自我标榜“善意”的所谓债权人,却在夫妻共同债务案件中悍然反扑激烈。迄今为止 ,最高人民法院针对“24条”存量案件有错必纠的表态掷地无声,各省、直辖市、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对于切实展开“24条 ”存量案件实际纠错工作,均未有实质性进展和突破。

  不仅如此 ,更有家事律师发现对于最高人民法院明传(2018)71号文件 ,“我们在最高法院的网站上是找不到的 。有些当事人去基层法院申请的时候,法官说没收到过这份通知。”而且,“24条公益群”多省群友前往一审 、二审法院和各地高院询问相关信息、依法依规反映问题时 ,不同程度遭遇简单粗暴生硬对待。鉴于多省市一审、二审法院抗拒纠错态度明显,敷衍塞责 、无所作为,把社会这个庞大神经系统毛细血管部位的细微堵塞不断事态扩大化 ,强烈建议各省、直辖市、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统一安排专项工作小组,有诚意地负责对接“24条 ”受害者终审案件的纠错提审工作 。

  “24条 ”问题错综复杂,涉及民间借贷乱象纷呈亟待加强监管的宏观背景 ,涉及民间高利贷利益集团对国家立法权与司法权的激烈争夺问题 。梳理近年涉及“24条”和离婚被负债受害者的涉案诉讼特征,根据“24条公益群”30个省 、直辖市、自治区1556人版的“24条 ”案件问卷调查统计分析结果显示,涉案债权中高达70.2%为年息超过24%的高利贷债权 ,53%的债权人是职业放贷人,71.7%的受害人涉案诉称金额大于50万元,其中52%大于100万元。这些数据特征引发的附带问题是:各种花样百出的居中造假现象严重 ,为洗白非法利息部分不择手段 ,由此催生附属虚假债务、附属虚假诉讼高发,66.3%的受害人涉案诉讼多案齐发,包括大量同一债权人起诉的多案齐发现象层出不穷 ,而且这些职业放贷人收取高额利息,却无一申报因为放贷所得本应缴纳的20%个人所得税。与此同时,根据2017年04月“24条公益群”针对625名(557名女性)离婚后被负债者的专项调查显示:举债方举债时 ,46.86%被证实婚内出轨,34.65%疑似出轨,28.37%存在家庭暴力行为 ,充分说明实践中夫妻单方举债现象,高发于婚姻关系失衡状态 。

  在“24条公益群”发布的1556人版本的公益调查中,参与实名调查的“24条 ”受害人群对涉案借款不知情 、无合意 ,只能对涉案借款用途进行多元推测。诉称涉案债务特征显示:47.8%的举债方有赌博恶习,债权系赌债;26.2%的涉案诉称债务,为举债人用于“包二奶”或“养小三”;36%的涉案诉称借款为举债方恶意挥霍;27.5%的涉案诉称债务为虚假债务、涉案诉讼具有虚假诉讼特征;17.8%的涉案诉称债务 ,虽为举债人签字 ,实系为他人担保;仅24.5%的涉案诉称借款可能用于经营,但也未有证据证明举债或举债的受益,实际用于家庭共同生活或夫妻共同财产增益。

  根据多元选择分析 ,债权人与举债方关系中,55.8%为朋友、同学,22.2%为举债方亲戚 ,22%为合作伙伴,却在借款过程中隐瞒作为配偶的非举债方,助长甚至串通制造恶意借贷;53%的债权人为职业高利贷者 ,利用多种花样将非法利息合法化,既收取高额利息,又未履行纳税义务 ,还经常涉及暴力逼债;4.9%的涉案诉称债权人与举债方系婚外情人关系,恶意特征明显 。

  由此可见,“24条 ”保护的债权 ,多数并非善意第三人之债。由此引发的疑问是:既然涉及“24条”机械裁判的夫妻债务案件中 ,事实上保护的债权人 、事实上纵容的举债人,大多决非善良之辈,并非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那么,试问各级法院系统 、各地法官大人,你们真的情愿为这样的诉讼当事人无条件背书吗?

  当务之急 ,迫切需要社会各界紧急发声,追踪夫妻债务案件纠错是否顺利的民生议题。置身深渊依然坚持创造春风、推动法制完善法治进步的这群活生生的离婚被负债好公民,她们的人生不该被悍然漠视残酷剥夺!

  2018年元月“24条公益群”对全国离婚被负债者的案情进一步跟踪更新 ,发现较之2017年,全国各省均存在不同程度的“24条 ”受害者流失情况,较“24条公益群”问卷调查1556人最高峰值时期的涉及全国30个省、直辖市 、自治区 ,现已降为27个省、直辖市、自治区,排除正在审理中的一审二审案件,离婚后被负债者中经生效判决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受害者中 ,依法依规 ,理性维权,始终不服判决和执行,坚持提出申诉 、抗诉 ,要求给予再审、重审、提审的存量规模,不足500人 。换言之,如果真想有所作为 ,都不需要惊动检察院出面,各省高院和妇联携手,就完全可以皆大欢喜各方共赢妥善化解有限存量 ,以特事特办 、合并提审的方式给予系统纠正改判,收到受害人感恩、专业圈称赞、 舆论界叫好的社会效果,因势利导催发司法改革 、妇联改革工作硕果。

  “24条”存量受害者中 ,由于女性占据绝对多数,导致应对接访的各相关机构人员容易忽略受害者行为选择的决绝性,意识不到受害者在背负执行攻坚巨大压力的情况下 ,走投无路处主观上坐困愁城、困兽犹斗的创伤心态和客观上无辜被负债、人生与职场尽毁的现实生存困境。根据“24条公益群 ”30个省 、直辖市 、自治区1556人版的“24条 ”案件问卷调查统计分析结果显示:参与调查者中84.3%为女性 ,在涉案恶意举债发生时,86.8%的受害人都有稳定工作及收入,75.3%的受害人受过高等教育 ,硕士以上(含博士)高学历者占比5.3%;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在职员工占比高达51.8% 。与“24条”受害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举债方学历整体低于“24条”受害者学历;39.4%的举债方业已跑路,10.3%涉嫌刑事案件 ,3.6%去世,仅13%的举债方仍有正常工作。涉案恶意举债发生时,仅13.3%的举债方为企业法人代表或担任管理岗位 ,同时高达43.6%的举债方无固定工作。不仅如此,47.8%的举债方跑路或因各种原因缺席审判,另有31%的举债方与受害者离异后并无联系 ,2.7%的举债方已再婚生子 。由于87.1%的“24条 ”受害者处于50岁以下“上有老下有小”的人生压力期,70.5%的受害者在房产被执行 、工资被冻结的境况下,依然需要抚养未成年子女 ,同时又无法得到前夫(妻)抚养费 ,孤儿寡母基本生活陷入困境,甚至还要遭遇无良债权人上门催逼、暴力讨债,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得不到保障 。部分受害者自身或子女患病 ,苦于无钱不能治疗。根据“24条公益群”2017年的调查,1556位“24条 ”受害者中当时已有969位受害者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其中:60.4%的受害者已被(或将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57.5%的受害者离婚后个人工资已被(或将被)执行;48%的受害者婚内房产(甚至惟一住房)或车辆被查封或执行;18.3%的受害者个人婚前房产(甚至惟一住房)或车辆被查封或执行。更有甚者 ,5.2%的受害者因为被莫名连带,还在执行过程中遭遇拘留 。

  只有理解“24条”受害者的人口统计学特征和离婚被负债后遭遇严苛执行的现实困境,才能理解“24条”受害者群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创伤心理的特殊性 ,才能理解为什么当务之急是针对现有“24条”受害者有限存量,给出切实纠错改判出路,确保避免继续催生极端个案和防范极端事件。

  目前阶段 ,全国妇联和一些案发大省的省市妇联对“24条”受害者存量化解问题的严重性,认识已经到位,但是也有一些省妇联认识不足。就最高法院和各省高院而言 ,认识不到位还是比较普遍的 。这种认识不到位 ,表现在对依法依规的个人信访、个案登记 、零星反映不够重视,或者推搪、敷衍有余。

  这种正常的个人性质的依法依规逐级反映和个案求助石沉大海,直接导致受害人群体越来越绝望 ,转而倾向于寻求非理性更激烈的维权鸣冤策略。关于“24条 ”舆情引发的法治与民生隐患,2017年一度波诡云谲,当时河南、广东 、浙江、江苏、四川 、山东、福建、河北 、辽宁 、江西等省高级人民法院门前及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门前 ,相继有“24条”受害者鸣冤维权,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和国家信访局门前每周也聚集着一批批各地进京群访的“24条”受害者,还曾经发生过公开绝食案例和吞药轻生案例等 。2018年元月新解释出台后 ,“24条 ”受害者一度心存感恩,满怀重生渴望,“24条 ”舆情也随之沉寂。

  弹指数月 ,好景不长。综合各省基层法院案件当事人反馈,长期负责审理夫妻债务案件的各地法院原班法官因循守旧,延袭“24条”身份株连僵化思维者流不在少数 ,对“24条”法理错误的本质缺乏认知 ,对“24条 ”引发乱象的实践后果缺乏反思,对最高人民法院出台新解释规范民间借贷、引导公序良俗的用心良苦缺乏深入学习领会,在各省均有适用新解释判决夫妻债务案件新案例产生的同时 ,各地也均有继续机械适用“24条”精神、延续举证责任倒置判决此类案件的不和谐杂音接连伴生 。与此同时,伴随决战执行攻坚战役的全面打响,各省“24条”存量受害者的生存困境进一步加剧和凸显 ,此类案件中的不良债权人 、恶意放贷人借机浑水摸鱼,在扫黑除恶整治套路贷严打期依然逆流顶风,瞄准此类案件中非举债方的居住房屋、离婚后工资、公积金等等 ,催逼执行,变相裹挟法院 、法官为其虚假债权、恶意债权背书,致使有的执行法官迫于结案压力、投诉压力 ,明知存在虚假债务虚假诉讼 、恶意债务恶意诉讼嫌疑也不得不违心执行。

  眼看各地法院行将面临2018年上半年结案压力,届时执行环节恐怕极有可能进一步催生、激化一些个案矛盾,从而加剧这一历史遗留问题引发的对立情绪和社会矛盾 ,影响和谐稳定大局。为今之计必须正视:加剧执行非举债方和对存量案件有错不纠 ,行将导致的潜在“24条 ”舆情再度风起云涌的概率,尽快有针对性因应,及早给出相应化解之道 。事实上 ,针对此类案件完全可以特事特办、合并提审,有系统地给予再审纠错和主动改判,即可收到社会效应良好的显效大验 ,不仅不存在审理法院和主审法官的追责问题,而且各级法院明明可以因此达成响应新时代党中央要求的全面深化司法改革新成就!

  “24条”殃及无辜为祸之烈,已在多省发现累及父母 、手足、子女和再婚家庭案例 。鉴于引发的社会后果严峻 ,2018年元月夫妻债务新解释出台以来,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律师、陈保善教授等人,先后建言献策提出立即中止“24条”案件执行 、尽快清理“24条 ”存量案件等。过去史书上说 ,天子畋猎,网开一面,三驱而止 ,以示仁治天下 ,宽仁有度,德刑相辅,处处强调社会治理要注重给特定群体以出路 ,用法度引导 、彰显德化天下的目的。有错不纠,迟早必将引发新一轮“24条”舆情,“24条”受害者存量化解工作迟早需要展开 ,形势的严峻不容继续忽视、继续否认,久拖不决只能令各地“24条 ”舆情加剧动荡,令皆大欢喜各方共赢化解困局越来越难实现 。

  对于无法回避的舆情问题 ,与其听之任之不作为,令人民群众对于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求、司法需求的向往落空,令人民群众对于提升司法获得感 、安全感、幸福感的愿望落空 ,激化、升级新时代新需求形势下的人民内部局部矛盾,以落后于新时代发展的僵化维稳思维,令本可皆大欢喜各方共赢的“24条”局部问题一步一步滑向“大闹大解决 、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的维稳失控怪圈 ,不如从现在做起 ,从具体个案做起,切实展开有错必纠工作,把现实舆情及时化解在萌芽状态 ,“坚持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政德,真正干出有利于党和人民事业的政绩。 ”“以良法促发展、保善治 ”。

  我们“24条公益群”过去4个月也在配合升级更新全国各省“24条”受害者案情表,愿意尽我们所能为这项工作提供志愿义务服务和各方所需的第一手公益资料 ,聚焦社会矛盾化解,瞄准热点问题破局,力争早日实现皆大欢喜各方共赢的社会效果 。

  写于戊戌年丙辰月三月初三日春光明媚中 ,书生意气,劝谏无门,恸何如之!

相关标签: # 举债 # 受害者 # 案件 # 涉案 # 债务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